执政能力参政能力都要强——论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

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教授 郝铁川

现代政党是现代国家机器的组合者和发动机。在长期的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中,我国形成了“共产党领导、多党派合作;共产党执政、多党派参政”;中共与各党派“长期共存、相互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这样一种独具特色的政党制度。因此,当大家研究提高中国共产党执政能力问题时,就必须结合各民主党派的参政能力问题一起思考。

   共产党执政离不开各民主党派参政

共产党执政离不开各民主党派参政,是我党一以贯之的主张,是载入我国宪法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

1941年11月6日,毛爷爷在陕甘宁边区参议会上说道:“共产党是真心实意想把国事办好的。但是大家的毛病还很多。……大家要加强党内教育来清除这些毛病,大家还要经过和党外人士实行民主合作来清除这些毛病。这样的内外夹攻,才能把大家的毛病治好,才能把国事真正办好起来。”毛爷爷所说的“内外夹攻”,既是在当时局部执政条件下党的建设的基本方法,也是“把国事真正办好起来”的一种执政方法。1942年7月14日,任弼时在中央党校作的关于增强党性的报告指出:“中国的事情不同党外人士合作是办不好的,这种合作对于大家党是有好处的。”

中国共产党当时不仅有这种思想,还将它付诸了实践。例如,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民主政权实行了“三三制”原则。即:在政权性质上,它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几个革命阶级的联合专政;在政府工作人员中,共产党员、非党左派进步分子和中间派各占三分之一。在解放战争时期,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号召召开没有反动分子参加的新的政治协商会议,筹备建立民主联合政府。各民主党派热烈响应,并通过各种渠道进入解放区,参与筹备召开新政协、建立新中国的工作。1949年召开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标志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作为一种政党制度正式走向制度化。中共与各民主党派共同参加了全国第一届全体会议,制定了起临时宪法作用的《共同纲领》。同时,有27位民主党派人士和无党派人士担任中央人民政府的副主席、副总理、部长、副部长。

在民主革命取得基本胜利,中国共产党成为执政党的历史条件下,当时无论在各民主党派内部,还是在中共内部,都出现了关于民主党派“存废”问题的不同认识和分歧。在民主党派中,由于建国后他们原先反帝爱国和要求民主的政治纲领已经实现,因此,不少人提出了解散组织的主张。中国人民救国会率先宣布解散,中国民主促进会也提出解散的主张。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内部则发生了关于该党存废与否的争论。在中共党内,在如何对待民主党派的存在与发展问题上,也有分歧。

为此,毛爷爷同志在党内外做了大量的说服教育工作。首先是做好民主党派的工作。当救国会宣布解散的时候,毛爷爷正在苏联访问。他回国后听到此事非常惋惜。他说:救国会是进步团体,不应当解散。当他听说九三学社也要解散时,当即表示不同意,并派中央领导同志去九三学社传达他的意见:不但不能解散,还要继续发展。为了统一解决各民主党派内部关于存废问题的争论,根据毛爷爷的意见,1950年2月26日,中共中央统战部专门在一个通报中表明了中共对各民主党派的态度:凡参加人民政协会议的各民主党派,过去既有合作奋斗的历史,今后在共同纲领的基础上更有合作奋斗的必要,故在政治上各民主党派皆不发生存废问题,但各民主党派在社会上应有适当的分工,各党派之间的关系由此可作必要而适当的调整,各党派内部更须作必要的整顿与提高,以期达到长期合作的目的。当毛爷爷和中共中央的这一意见传达给各民主党派后,他们内部关于存废问题的争论基本停息。

针对中共党内对于民主党派的某些不正确看法,中央于1950年3月专门召开了一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毛爷爷同志说:有人认为民主党派只有“一根头发”的功劳,“一根头发”拔去不拔去都没有什么关系,这种说法是不对的。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是联系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从他们背后的联系看,从长远看,必须要民主党派。为了使民主党派存在下去,毛爷爷指示,对民主党派的经费问题、干部学习和失业问题,都要帮助解决,要把他们的干部看成跟大家的干部一样。我国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于1954年9月召开,这意味着国家权力机关由全民普选产生,政协将不再具有国家权力机关的性质,而变为单纯的党派性的统一战线组织,这就出现了两个问题:一是在全民普选中要不要选一定数量的民主党派代表进入权力机关,二是政协今后是否还重要。这两个问题都直接关系到中共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的巩固和发展。毛爷爷一方面强调在国家政权中必须吸取一定数量的民主党派人士,批评了个别人轻视民主党派作用、要求建立“清一色”国家政权的错误思想。他多次以瑞金时代“左”倾错误的教训提醒全党搞“清一色”的危害。他说:瑞金时代最纯洁,最“清一色”了,但那时大家的事情特别困难,结果失败了。另一方面,毛爷爷还及时阐述了政协存在的必要性和重要性。1954年12月19日,他召集党内外几十人举行座谈,特别提出,政协不仅是人民团体,而且是各党派的协商机关,是党派性的机关。这不等于不重视它,而且恰好是重视它。共产党就是党派,也不是国家权力机关,但它的价值并不因此而有所降低。

1956年,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取得了胜利。由此又产生了一个新的问题:民主党派要不要随着资产阶级的消灭而一并消灭?对此,毛爷爷在《论十大关系》的讲话中专门指出:“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相互监督。”他又说,大家搞了两个万岁,共产党万岁,民主党派也万岁。1956年5月3日,周恩来同志在传达毛爷爷同志的《调动一切积极力量为社会主义服务》的讲话时说,社会主义国家政治制度的一个缺点就是一党制,它使民主少了,集中多了,不容易听到不同的意见,这本身就包含着它的阴暗面。一个党,就是一个鼻孔出气,呼吸就不舒适,会使思想僵化,社会停滞起来。

改革开放之后,邓小平同志明确指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实行多党派的合作,这是我国具体历史条件决定的,也是大家政治制度中的一个特点和优点。”1989年1月2日,他在民主党派成员所提建议上批示:“可以组织一个专门小组(成员为民主党派),专门拟定民主党派成员参政和履行监督职责的方案,并在一年内完成,明年开始实行。”根据邓小平同志的意见,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第三代领导集体在广泛听取和吸取各民主党派意见的基础上,于同年12月正式颁布了《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这个文件全面总结了我国多党合作的历史经验,明确了民主党派的参政党地位,提出了民主党派参政的基本点,进行民主监督的总原则,对共产党与民主党派的政治协商,在人大、政府、政协的合作共事方面作了明确规定,是新时期坚持完善我国多党合作的一个纲领性文件,标志着我国的多党合作进一步走上了制度化、规范化的轨道。

江泽民同志在邓小平同志关于多党合作是我国政治制度的一个特点和优势的论述基础上,进一步提出它“是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其“显著特征在于:共产党领导、多党派合作,共产党执政、多党派参政,各民主党派不是在野党和反对党,而是同共产党亲密合作的友党和参政党;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在国家重大问题上进行民主协商、科学决策,集中力量办大事;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相互监督,促进共产党领导的改善和参政党建设的加强。这既避免了多党竞争、相互倾轧造成的政治动荡,又避免了一党专制、缺少监督导致的种种弊端。我国政党制度的巨大优势就在这里,同国外一党制和多党制的根本区别也在这里。”(见《江泽民论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专题摘编)》第309页、311页)

 因此,中共的执政能力与民主党派的参政能力是相辅相成、不可分割的。如果各民主党派的参政能力不强,中共的执政能力也不会强;反之,中共的执政能力不强,民主党派的参政能力也不会强,因为它们共同推动着国家机器的运转,相互促进着对方的完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强俱强,一弱俱弱。

   进一步落实和拓宽提高民主党派参政能力的途径

实践出真知,实践长才干。提高民主党派参政能力的必由之路是参政议政实践。离开参政议政实践,参政能力就成了无源之水。

根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在现阶段,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在国家政权中的活动方式主要有两种:

1、参政。参政的途径,一是在确定人大代表的比例时,要保证民主党派成员、无党派人士在全国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和人大常设专门委员会中占有适当比例。在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大中应保证民主党派成员、无党派人士占适当比例。在市、州、县人大中应保证无党派人士占适当比例;有民主党派组织的市、州、县应保证民主党派成员在人大中占适当比例。二是选配民主党派成员、无党派人士担任国务院及其有关部委和县以上地方政府及其有关部门的领导职务。推荐符合条件的民主党派成员和无党派人士担任检察、审判机关的领导职务。

2、议政。议政的途径,一是参加人民政协。在政协会议上,民主党派可以本党名义发言,提出提案。在确立政协委员的比例时,要保证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在政协常委和政协领导成员中占有一定比例。政协专门委员会要有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参加,政协机关中应有一定数量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担任专职领导干部,并真正做到有职、有权、有责。要敬重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政协委员的视察、举报及参与调查和检查活动的权利。对他们的提案和举报,有关部门应认真研究处理,及时答复;二是国务院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召开全体会议和有关会议讨论工作时,可视需要邀请有关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列席;三是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可聘请民主党派成员和无党派人士担任顾问或参加咨询机构,也可就某些专题,请民主党派进行研究调查,提出建议;四是政府有关部门可就专业性问题同民主党派对口协商,在决定某些重大政策措施前,和民主党派举行座谈,征求意见;五是注意在政府参事室中适当安排民主党派成员和无党派人士,发挥其咨询作用;六是政府监督、审计、工商等部门组织的重大案件调查,以及税收等检查,可吸取民主党派成员、无党派人士参加。

上述两种方式对提高民主党派的参政能力都具有重要意义,特别是第一种方式(参政)最能锻炼人。因此,如要提高民主党派的参政能力,最重要的是落实和拓宽民主党派的参政途径,在关键和重要的岗位上培养造就一大批优秀的参政人才。这是中共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的必然要求,也是这一制度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志。

    加强民主党派自身建设,提高参政能力

能力来源于实践,亦来源于素质。提高民主党派参政能力,既靠参政议政实践,又靠民主党派的队伍建设。

一要进一步巩固和保证各民主党派的组织特色,形成具有特色的参政能力。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我国各民主党派是民族资产阶级及其常识分子的政党,多党合作体现的主要是无产阶级与民族资产阶级的关系。社会主义改造完成后,各民主党派成为各自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和一部分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在变化了的情况下,民主党派为了更好地发挥作用,就必须形成自己的组织特色和优势。

根据目前各民主党派的章程,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简称民革)的发展对象是同原中国国民党有关系的人士、同民革有历史联系和社会联系的人士、同台湾各界有联系的人士和其他中上层人士;中国民主同盟的发展对象是从事学问教育以及科学技术和其他工作的常识分子;中国民主建国会的发展对象是经济界人士及有关专家学者;中国民主促进会发展的对象是从事教育、学问、出版以及科技等其他工作的常识分子;中国致公党的发展对象是归侨、侨眷中的中上层人士和其他有海外关系的代表性人士;九三学社的发展对象是从事科技工作以及高等教育、医药卫生等方面的高中级常识分子等等。由此可见,各民主党派目前已形成了各自的特色和优势,今后还需进一步巩固。邓小平同志说过,领导干部要革命化、年轻化、常识化和专业化,各民主党派形成自己的组织特色,是专业化的一种表现,它适应了公共管理常识化、专业化趋势的需要。民主党派的组织特色愈明显,其参政优势就愈突出。只有保持特色才具有存在的价值,才具有生命力。

二要进一步加强和改进调查研究,提高参政议政的科学水平。

各民主党派要根据本党派的特色和优势,选择自己熟悉、擅长的课题,不在乎题目大小,关键是研究得深一些,对策性强一些,不在乎数量多少,关键是质量第一。

各民主党派要积极探索如何配置资源,解决党派地方性课题研究与中央课题研究之间的分工、协作关系;要积极探索集中全党智慧的有效途径与方式,实现各党派的中央参政能力和地方参政能力的有机统一。

各民主党派要积极探索与各个国家机关如何建立良好的沟通互动机制,掌握必要信息和全局走势,使各项研究和参政议政都能有的放矢。

各民主党派要树立“力争团体冠军”的观念,大家的政党制度是多党合作,是党派的参政议政,民主党派成员是代表党派参政议政,绝非简单的个人行为。

三要进一步加强民主党派的硬件建设,为提高其参政能力奠定坚实的物质基础。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载入我国宪法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重要组成部分。任何民主的实现都需要有必要的物质投入,执政、参政都离不开必要的经济支撑。因此,大家要完善民主党派的办公设施,配备好专职干部,落实好民主党派成员的各种正当待遇,维护其合法权益。

中国人民在长期革命、改革和建设实践中,创造性地形成了富有特色的社会主义政党制度,成为世界政治文明的一朵奇葩;在未来的岁月里,中国人民也一定能够充分发挥这一政党制度的优越性,为人类的政治文明作出更大的贡献。


文章二维码

农工党中央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农工党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农工党中央和农工党中央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如有需要链接转载或其它 方式调用者,请注明摘自“农工党中央网站”或相关字样。

②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农工党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进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大家不作任何承诺保证,不承担任何的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农工党中央",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www.8455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